68完结
作者:夜月风靡 更新:2019-10-23

赛莫德虽然是吸魔阵的发动者,可是他自己到了吸魔阵上头之后也开始不受控制的被吸住了。一边不断有力量涌入他的身体,一边力量飞快的被吸魔阵吸走着,两边不断的拉扯让赛莫德痛苦不已。

被鳞片厚厚覆盖的脸上开始扭曲起来,赛莫德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被人一下子给踹下来。不说自己一点察觉也没有,更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重重的摔在地上了。

赛莫德几乎看不出眼白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路西法,似乎想要看穿对方是否是赝品一样。只可惜,就算脸可以假冒可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却是无人可及。

忽然被路西法淡淡的扫了眼,赛莫德心头一凉,只觉得自己之前生出的欲\望都消退了不少。他有把握靠着魔晶提升的力量和这个吸魔阵,将贝利尔他们一次性给解决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半路,路西法陛下真的回来了?!

明明千年的时间,路西法陛下都没有一丝的动静。魔界哪里忍受的了这么长时间的孤寂,可没有王的统领,他们像是一盘散沙,谁也不服谁更别说带着他们所有恶魔去攻打神界了。

只能看着神界的那群天使将通道封印起来,然后他们只能死气沉沉的待在这个万年也不会改变的魔界里。

他不知道其他的恶魔是否受得了,可他不愿意就这样等待下去。路西法是生是死谁也不知道,就算只是一个封印,可这么长时间都不见路西法回来,更别说其他了。

赛莫德不明白,他都到最后一步了,为什么路西法陛下就这么巧的回来了呢?现在他还有把握打败路西法,然后成为新一代的地狱之王吗?

可赛摩不知道,恶魔天性不甘于就这样不战而屈。赛莫德没有理会吸魔阵强大的吸力,反而靠着自己是魔法阵的发动者,硬是将截断了魔法阵的运转,将刚才所有储存到的力量全部纳入自己的体内。

贝利尔更是趁着这个空隙快速的飞离了出去,看着千年没有见到的路西法,忍不住有些激动的叫道:“陛下……”

“恩。”路西法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贝利尔的额头一点,贝利尔刚才流逝掉的力量瞬间恢复了。很快贝利尔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样子,平稳的站在半空中向着前面的路西法单膝跪下行了礼这才安静的站在边上。

玛门看到贝利尔刚才狼狈的样子,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一番,可贝利尔只当没有听到,弄得玛门很是无趣,却不死心的围着贝利尔飞着转圈子说着各种话,妄想引起贝利尔的注意。

底下的阿斯蒙蒂斯他们看到路西法回来,也是松了口气。只是赛莫德的情景越来越奇怪了,原本还在争斗的低级恶魔和奴役们全都停了下来,分别又退回到了自己的阵营里。要不是地上残留的尸体,仿佛刚才一切没有发生一般。

而赛莫德看着路西法如记忆当中俊美的容颜,紧紧的捏紧了拳头,暗暗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放弃!同时,更多负面黑暗的力量狂暴的流入了赛莫德的体内,赛莫德整个人都快要扭曲了起来,可见力量有多么的强大。还在上方的洛儿看到赛莫德这样的举动,顿时脑海里付出四个字“走火入魔”。

但洛儿很快想到他们本来就是魔了,只能猛地晃晃脑袋,对着路西法微皱着小脸说道:“哼哼,果然他跟你是一路的。怎么看着他都比修魔者还疯狂呢,所以该说你们不愧是货真价实的‘魔’么?”

“呵呵,宝贝,你现在才明白吗?”路西法微扬着唇瓣答道,注视着底下恶魔疯狂的举动,路西法却浑然不觉得害怕反而多了几丝的兴味。

就在洛儿微嘟着小嘴准备抗议的时候,路西法笑着捏了捏洛儿白嫩的小脸,忽然又道:“洛儿你不是想要彼岸花吗?”

“恩?”洛儿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叫道:“恩恩!快点给我!”

洛儿还想着自己用彼岸花把师父的元魂给收回来呢,只是路西法一直不肯回魔界,彼岸花的事情自然也没有了着落。没想到路西法笑了笑,手中居然渐渐的凝聚起了一把紫黑色的权杖,眼看着权杖越来越凝实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众人也看清了路西法手中仅存于传说中的东西。

权杖全身都是用水晶做成的,头上有一颗最大的紫色宝石,打磨的光滑透亮,周边还有金色的龙纹刻画的栩栩如生,一个个张开的龙嘴正好托起了紫色魔晶。

一旁的玛门本来看着自家陛下又在跟洛儿调笑,乖乖的站在边上对着贝利尔他们偷笑。看着贝利尔他们咬牙切齿的样子,玛门心里舒坦了。

谁说自己偷懒的!要知道跟着老大身边的压力是最大的!!自己还要忍受着陛下和臀下亲亲我我,还得注意自己不能当电灯泡!

玛门哼了几声,回过神来看着又准备发动攻击的赛莫德正准备出手,就看到路西法手中的权杖。

象征着魔王权利和地位的权杖,连玛门几个恶魔都不常见,可是地狱里每个恶魔都很清楚权杖代表不仅是王的权威,更重要的是它本身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也有传言,这柄权杖根本就是创始神不舍于自己的最宠爱的光之子堕落于地狱,将世间最纯净和最邪恶的晶石打造成了这柄权杖赐予了路西法。

当然这个传言没有一个恶魔相信的,他们更看重的是路西法本身的力量。因为他们没有一次,见到路西法在打斗的时候露出自己的权柄。

仅有的一次,也只是在路西法成为地狱之王的时候……

“咦?这个好好看哦。”洛儿原来的世界可没有这样的东西,皇帝最大的象征也是玉玺。洛儿上前好奇的东摸摸西摸摸的,根本没有看到其他恶魔眼睛都快要掉下来的样子。

“喜欢的话,它以后就是洛儿你的了。”路西法毫不在意的说着,洛儿看着一旁玛门浑身僵硬的样子,撇着嘴哼了哼说道:“哼哼,我才不稀罕呢!”

不过说这么说,洛儿还是好奇将权杖拿在手里把玩了起来。玛门和贝利尔都被权杖散发出来的力量震的退后了一步,看着洛儿手里被转来转去的权杖,互相对视了一眼默默地飘到了地上。

也许洛儿臀下不稀罕也有人宝贝着呢,玛门看着不远处眼睛都快要放光的赛莫德不屑的想着。赛莫德看着路西法几人旁若无人的说笑着,一点也不生气。他最好他们这样时间再久点,吸魔阵里传来的庞大力量冲刺着他的体内。

“赛莫德,你以为你这样还能支撑多久?”玛门看着赛莫德被力量冲击的不断乱窜的肌肉,真不道该说什么好。赛莫德似乎理智也消散了不少,也许是吸收了太多负面黑暗的东西,赛莫德眼睛通红一片只剩下了自己本能的欲\望了。

“杀,杀了你们……”

赛莫德双手像是铁爪一样弯曲着,根根尖锐的指尖企图抓破贝利尔他们的身躯。眼看着几人混战了起来,跟随着赛莫德的几个恶魔们也忽然冲向了路西法和洛儿。原本僵硬的局面瞬间被打破,就在这时就在路西法身后一道空间裂口出现,就在洛儿惊怒的目光中,一柄白色的光剑直直的刺入了路西法的身躯。

洛儿来不及多想,看着还死死缠着自己的几个小恶魔,气得一挥手,瞬间几道粗壮的藤蔓就缠住了恶魔的身子然后被死死的绕紧了。恶魔们发出惨烈的叫声,洛儿自从到了结丹期之后力量也大幅度的提高了,这些连玛门都比不上的恶魔哪里是洛儿的对手。

洛儿也不明白,空间怎么能一直被随意的打开。没想到他刚跑到路西法的身边,就看到路西法原本一动不动的身子忽然转了过来,一只手更是忽然拽住了插\入他身子的光剑。顺着路西法的力量,握着光剑的主人也被路西法狠狠的拽出了空间裂缝里。

“梅丹佐,你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杀了我呢。”路西法另一只手已经捏住了梅丹佐白皙的脖颈,梅丹佐并不惧怕,反而笑的很是灿烂的说道:“这不过是我一部分的力量所化,可你却……”

梅丹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声音更是一声也发不出。紧接着梅丹佐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路西法嘴里飞速的默念着魔法,一道道紫黑色的光圈一圈圈的套在了梅丹佐的身上。

梅丹佐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出来,他发现自己连神界的本体也开始颤抖起来。说来这边形象是一力量所化,但其实是梅丹佐用了全部力量拼死也要封印路西法。他多年前开始谋划魔界的势力,让赛莫德这群只知道打架的恶魔合作,甚至不惜帮他们寻找传说中的魔晶来取得他们的信任。

同时,梅丹佐还努力的寻找的创世典籍,从里面学来了封印魔法阵和打破空间的魔法,就是希望能在这时候将路西法永远的封印起来。

可是……他看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魔法阵出现,自己却是封印的对象,更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梅丹佐,你以为我还会犯第二次的错误吗?”路西法抿着唇瓣冷笑了起来,看着梅丹佐一点点的消失在自己的眼睛,路西法这才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洛儿哪里管梅丹佐怎么样了,他没有想到路西法刚受了伤又紧接着来了第二次!要不是之前自己关心则乱,也不会让梅丹佐跑了!洛儿越想越是后悔,等到自己被搂入了一个温暖宽阔的胸膛才猛然发现自己被路西法也抱住了。

“宝贝,放心好了,我没事。”路西法低沉柔和的嗓音在洛儿的耳边响起,也缓和了洛儿紧绷自责的情绪,下一秒,洛儿才发现自己差点走火入魔了!

暗暗松了口气,赶紧检查起了路西法的伤势,却发现路西法根本一点问题也没有,连之前那么重的伤都不见踪影。

“这,这是怎么回事?!”洛儿小手在路西法的胸膛上不可置信的摸来摸去,没有看到男人越来越深沉的眼眸。

“宝贝,你这是在诱惑我吗?”没等洛儿反应过来,路西法就一把抱着洛儿飞向了魔宫。留下一帮面面相窥的恶魔们,却没有人敢叫路西法停下来主持大局。

这边赛莫德还没等他们痛下杀手,已经被狂暴的力量给摧残成灰了。玛门看着贝利尔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就听他说道:”剩下的交给你了,我得把早上没睡好的补回来。”

阿斯蒙蒂斯几人也挥挥手,只剩下玛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不断的在心底叫嚣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去偷看去的!”

不管玛门怎么想,其他恶魔看着路西法抱着一个少年亲密的飞入了魔宫全都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洛儿看着路西法在众人眼中,光明正大的抱着自己就这样晃入了宫臀。可怜他还来不及看清魔王的宫臀有多么的华丽,就被男人狠狠的甩在了一张足足占据大半个宫臀的床上。

“混蛋!你知道不知道我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还有你今天居然敢骗我,我……”余下的话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抗议声,轻软的风吹起了薄薄的纱帐,最终只能听到少年诱人的轻咛声。

良久,路西法看着瘫软在自己身边的少年,再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滚落在床下的权杖,终于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俯身吻了吻少年有些红肿的唇瓣,道:“宝贝,你只能是我的了。”

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翻了个又躺入了男人的怀中,错过了男人露出令人迷醉的笑容。一旁的权杖也发出了淡淡的光亮,像是要应和一般,微微颤抖了一下才又恢复了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心里有些不舍,但也松了口气。谢谢一直支撑偶的亲亲们,如果有哪里不对也请多多包涵。

今天是偶的生日,所以赶在今天完结了。偶也要考试了,大家祝福偶吧~哈哈~

于是,大家都来拥抱一下~希望大家能继续夜月撒~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