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作者:暗夜行路 更新:2019-10-23

  时隔一个月,霍西佟终于又踏上了美利坚合众国的领土。

  当他听到有人告诉他一名叫修扬的乘客在某日登上了一架私人飞机离开北京后,他就莫名兴奋,他知道这来之不易的东西不应该这么莫名的失去。

  想来修扬的父亲甚至可能黄阅都动用了不少的关系来造成一副修扬已经消失的假象。他们可能忽略了霍西佟的坚定和能力,或者说他们不管霍西佟怎么样也会那么做。

  所以,动用关系甚至私家侦探在美国找到修扬的家都大费周章了一番。霍西佟当然知道自己已经踏上陌生的国度,行事要有诸多顾忌,可他觉得他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可以容忍自己见不到修扬的极限!

  远远的,看到修扬家的门廊前坐着一位老人的时侯,霍西佟迫不及待的心突然莫名其妙地冷静了。他慢慢地走过去,老人注意到了他,霍西佟冲她微笑,她面无表情。

  “您好,奶奶。”霍西佟说。

  “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孙子!”奶奶一口京腔。

  “我在您孙子的钱包里见过您的照片。”霍西佟又说。

  奶奶瞟了他两眼“噢,果然是你。”看来,奶奶知道他。

  霍西佟顿了一下,才问“他好么?”

  奶奶也顿了一下“你说呢。”

  霍西佟索性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多少有点害怕去问他怎么不好,忽然,又跟下了决心似的说“反正我得带他走。”

  奶奶说“你说的轻巧。你说带就带啊。”

  奶奶是个有趣的老人。

  霍西佟扭头看她“修扬跟我说过,您最喜欢嘉禾里,那里基本竣工了,我们带您回去!”

  奶奶一个愣神。又叹口气“我这把老骨头......”

  霍西佟挺有把握地说“没问题的,嘉禾里等着您哪。”

  “你以为这么着就行啦?扬扬因为你差点送了命,你以为嘉禾里就把我哄啦?他们都瞒着我,这事儿瞒不住,除非他们不在家里说话,我孙子每天都跟我通电话,他们能怎么瞒?”

  “他现在怎么样?”霍西佟终于问

  奶奶说“还没我这老太太结实呢,现在。”

  “我想见他!”

  奶奶瞪他一眼“我还想呢!”

  修扬在哪里治疗,这是一个霍西佟至今没有查出的消息。和奶奶谈话后,奶奶把霍西佟来了美国的消息告诉了修扬的父亲,修扬的父亲坚决地说我是不会让他们再见面的!

  奶奶说,扬扬现在行动不便,不然看你拦得住。

  修扬父亲说,您要是想下次再也见不到修扬,您就告诉那个姓霍的修扬的消息。

  奶奶说,你管管我倒是行。

  霍西佟等不了那么久又急于知道修扬的情况,索性登门,当时,修扬的父亲在家,依旧保持着修养,没有把霍西佟当即赶出去,奶奶坐在窗边喝茶,本来修扬父亲要避开她的,她却不乐意。修扬的妈妈还在医院照顾修扬,一直没有出现。

  霍西佟开门见山“您大概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

  修扬父亲说“你恢复的不错,修扬也走运,总算捡回一条小命。走运,是吧?”

  “请让我见下他。”

  “没有这个必要,霍老板,而且也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修扬父亲面无表情“修扬也不会再回到国内去,我知道霍老板生意广,难免也会时常到这里来,不过我不希望你再和我的家庭有任何联系,不然的话,我会采取法律手段!”

  “据我所知,如果法律手段避免我见到修扬,一定是因为我是一个对他会有伤害的人,我不是。”

  修扬父亲不以为然“您不是么?你确认?!”他站起来“如果他现在已经死了,你还会说出这种话?霍西佟,我儿子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我不会过多干涉,我相信我也给过他很多的自由,可是因为牵扯到了您,一次次的发生这样的状况,我不得不行使一下我做父亲的权利,发放给他的自由太多了。”

  奶奶用眼睛瞥着霍西佟,霍西佟看着修扬的父亲,似乎在组织着语言,修扬的父亲可能是憋了很久的话,见他没有立刻接口自己接下去说

  “您也算得上一个成功人士,我知道,在中国,成功人士就有成功人士的消遣方式,我不希望我儿子在你的消遣方式里。修扬有无限的生活的可能,他可以在生活上,事业上成功,失败,但是如果在您的消遣方式里载了跟头,那是我不能允许的。一次年少轻狂可以,再一次,就是糊涂犯傻!霍老板,您上次到美国来,安静地回去了,这次,咱们也最好别闹出太大的动静。”

  霍西佟这时说“伯父,我希望您知道,我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见到修扬,然后等他好了,带他回去。”

  修扬父亲的脸上已经严厉起来。

  霍西佟继续说“我完全能理解您的立场和做法,我也知道修扬是因为我才......”

  修扬父亲打断他“我已经两次接回半死不活的儿子,我不希望下次接回他的尸体!”

  “正子,你说什么呢你!”奶奶突然插话。

  修正转向母亲“妈,说起来难听,听起来恐惧,所以,修扬咱们必须留下。”他转向霍西佟“霍老板,多说无益,您是精明人,懂得审时度势。打住吧。”

  霍西佟听他说完,慢慢地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摆给修正看。

  因为有不少建筑届的朋友,加上修扬在学建筑,修正对那张纸上的某个logo是熟悉的,他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再仔细看,霍西佟说“这是我昨天刚刚收到的传真,修扬的作品已经进入了这个大赛的竞赛单元,并且获了奖,您也许不知道,这个大赛在业界,是举足轻重的。”他顿了一下,又说“我想说的是,您的儿子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消遣,他对我来说举足轻重!我的确用了一段时间才体会到这一点,很多人可能一生也一定能有幸遇到那个举足轻重的人,所以我不会允许自己放弃,我也不会允许再让修扬遇到这样的状况。”

  修扬的父亲轻轻地一笑“生意人都是善于保证说辞的。”

  霍西佟说“我是一个生意人,现在,我却是个好不容易找到爱人的人。”

  修正不说话。

  霍西佟说“他这个作品,叫做透明。现在我说的,就是我完全心里想的。”

  修正似乎不再想跟霍西佟辩论什么,他摆摆手“霍老板,我还有病人,不多留你了。”

  霍西佟犹豫了一下,慢慢站起来“颁奖地点就在美国。”

  修正说“他不会去的。”

  霍西佟终于走出门去。

  奶奶瞅着他走出去,跟修正说“我觉得他说的挺通透的。”

  “妈.....”修正嗔怪地看着她。

  “我还挺喜欢他的。”奶奶又说。

  修正无语了,却也怔了一阵,收拾了下东西,出去了。

  接下来,霍西佟似乎专心地准备着颁奖的事情,因为是他的送展参加竞赛,所以如果修扬不能出席,他可以代为领奖。

  霍西佟让自己沉静了下来,他的目标已经摆在那里,他相信总有一个时侯他可以见到修扬。

  有时坐在街边喝咖啡,就静静地想着一些过往,那个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像海豚一样的他像一段已经固定的影像一样,不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想着他们相处的一段一段,想到最后,修扬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想到他为他挨了一刀,竟还坚持把他送到了医院。

  霍西佟想,这一辈子,他最大的,最终的念想,也就是修扬了。

  领奖的日子,到来了。霍西佟特意定制了一套礼服,他很少穿得这么刻意,他以前自己领奖的时侯,都没有这么用心打扮过。

  像是新郎一样。

  他特意地找人用水晶定制了一个模型,和修扬装修的那个别墅一模一样。

  当他听到修扬的名字被念出来的时侯,霍西佟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托着那个模型,走上台去。

  在掌声中,霍西佟顿了顿,托起那个模型,对着话筒,他说着

  “这个作品,叫做透明。设计师因为私人的原因无法到来,我曾经非常希望他能够站在这里,虽然,他这次无法亲自领奖,但我相信,有着一刻通透的心,加上他的才华,他还会有机会站在这里。谢谢!”

  下面掌声响起,霍西佟慢慢走下舞台,内心充斥着一种满足,一种和爱人分享成功的满足。

  意外的,落座后,旁边竟然坐着黄阅,黄阅对他点头笑了笑。

  “还以为你会借着这个机会发表什么我的爱人之类的宣言呢?”

  霍西佟咧咧嘴“如果他坐在下面,我可能就忍不住了。”

  “我刚刚传了你的话给他。”黄阅扬扬手机。

  霍西佟高兴,却问“他怎么样了?”

  “做了两个大手术,现在还不能下床。”

  “带我见见他。”霍西佟说。

  “你怎么收买了奶奶的?”黄阅比较感兴趣这个。

  霍西佟笑了笑“我们有缘。”

  “得了吧。”黄阅说。

  “把这个带给他。”霍西佟把那个水晶模型递给黄阅。黄阅犹豫了一下,霍西佟伸出手“帮个忙?”

  黄阅不解,随即说“我不可能带你去见他,我好歹是修正的朋友。”

  霍西佟说“不为难你,借手机用用。”

  黄阅一楞,随即会意,慢慢将手机给他,“我去个洗手间。”

  霍西佟走到一边,调出手机号码拨过去的是,手有些微微抖,但仍旧迫不及待地把电话拨了出去。

  隔了一阵,电话才传来一声‘喂~’

  听到这个声音,霍西佟竟半天说不出话,有什么涌上鼻腔,那边又喂了一声,霍西佟才说“好点儿了么?”

  那边好像一滞,半天才说“是你么?”

  “是我,帮你领奖呢。”

  “我想自己领。”

  “下次自己领。”

  “......”

  “修扬......”

  “嗯?”

  “我想你想得快发疯了。”

  “你来美国啦?”

  “嗯!”

  “上次你也来了,然后就走了。”

  “这次我带你走!”

  “你都找不着我,你怎么带我走?”

  “现在找不着不代表以后找不着,你看咱俩不是通上话了么,下一步,就是找着你了。”

  “霍西佟......”

  “啊?”

  “要是当初我没骗你我是QQ,咱俩现在啥样啊?”

  “啥样?”霍西佟想了想“你是修扬,我是霍西佟,咱俩都是咱俩,该啥样就是啥样。你注定就是我的!”

  修扬的声音好像愉快了很多“你这次再跑回去,我跟你没完!”

  “我不跑回去,你也跟我没完了。”霍西佟哈哈笑起来,神清气爽。

  ......

  风和日丽的北京,一辆车疾驰到一座新落成的商业项目,在项目的入口,有着醒目的大字SOHOW。车子驶入一处林立的楼宇,精致的牌子上写着,嘉禾里5号。

  车子停下,霍西佟从驾驶室下来,拉开了后座门,从上面扶下一位老人,另一边的车门打开,修扬走下来。

  三个人站在楼前,仰头向上。

  “奶奶,这里比以前更漂亮了吧?”霍西佟问。

  修扬瞟他一眼,霍西佟这奶奶政策成功一次之后,真是屡试不爽啊。

  奶奶笑眯眯地“我要住同样的位置。”

  霍西佟点头“那必须的。”

  奶奶喜笑颜开,一手拉着一个,向楼里走去。

  夜已深,月光从大落地窗照射进了卧室的大床,激战过后,喘息声慢慢地缓慢下来,霍西佟的手抚摸着修扬光洁的后背,在他的脊柱上来回地轻抚。

  “钢钉已经摘了吧?”

  “嗯.....”

  “听说你老爹竟然跟医院打起官司了。”

  “钢钉断在里面,也算医疗事故呢。”

  “你爹真厉害。”

  “所以你要小心点。”

  “以后不许了哈。”

  “啥?”

  “不许替我挡刀子什么的。我皮厚,砍不死。”

  “到时再说。”修扬乐。

  “彭伟光我已经搞定了,吃10几年牢饭是跑不了了。”

  “嗯。”

  “修扬......”霍西佟忽然把他搂在怀里,紧紧地“这辈子,咱俩过完它吧。”

  修扬弯起了嘴角,然后满足地闭上眼睛“看看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