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来势汹汹
作者:樽中月 更新:2019-10-23

  殷正尚有点不信邪,险险躲过这一掌之后,他凝神静气,右手闪电般挥出,与方才一样直取宁志辕的肩膀,不过这次出手速度却是方才的数倍。

  宁志辕心中虽惊,脚下却不见慌乱,这几日在洪三的调教下,无论体内真气和六识感应都与原先不是一个档次。

  殷正尚这一抓再次落空,而宁志辕的身形却鬼魅般闪到了他的左边,惊骇之下,殷正尚招至一半硬收回来,半途扭身右翻,同时左手五指成钩,往宁志辕带去。

  这式变招,已是金戈爪中的罕见身法,殷正尚并不是很熟练,出手之时顿感胸口一股闷气化解不去。而宁志辕人小心亮,立刻察觉到了殷正尚左手似乎劲气不济,电闪般寻思之下,他居然也平平推出一掌,迎着殷正尚的左手按去。   “小弟,快撤手!”

  宁碧轩在一边急得大喊,她心知自己弟弟底细,就算殷正尚这一抓上只有五成功力,也足以抓伤宁志辕的手掌,而且宁志辕这么硬碰硬地使出排风掌,本就违背了排风掌的真意,一身功力也发挥不出几成来。

  不但是宁碧轩,就连殷正尚也是一阵心悸,要是现在打伤了宁志辕,自己这脸可就丢大了,但他现在这招本就半生不熟,身子飞在半空,哪里还有余力变招收力。

  在众人担心宁志辕安危之际,两人的手已经碰在了一起,只见宁志辕面色一阵潮红,整个人往后退了半步,但殷正尚却是被这一掌打得浑身巨颤,身子居然平飞着跌了出去。就在他方才与宁志辕手掌接触的时候,对方掌中居然带着一股经久不息的绵长真气,这股真气不但充沛,而且运气方法极为霸道凌厉,一反排风掌迂回缠绕的运气路数。自己的金戈爪碰上这一掌,好比疾飞的孤鹰被一个浪头击中,瞬间就失了翱翔的平衡。

  宁志辕的这掌正是洪三教他的一记杀招,这一掌的运气路数脱自于洪三的那套拳法,与排风掌正好相反,为的就是这突发奇袭的效果,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正好上当的殷正尚落地之后,一个没站稳,又颤出了两三步,才面红耳赤地立在原地。

  宁志辕见状,立刻抱拳笑道:“正尚大哥,小弟侥幸胜了半招,承让承让。”

  这话一出,丝毫不给殷正尚留余地,很明显,比试已经结束了,殷正尚输了。虽然有些急促,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一招之下,宁志辕退了半步,而殷正尚却跌跌撞撞飞出老远才站住,胜负已判。

  殷天的脸沉地能滴出墨来,而殷正尚一触及自家爷爷的目光,顿时浑身冰凉,哭着脸解释道:“这……这……我,我已经尽力了……”

  宁碧轩却一脸惊愕地盯着宁志辕看,她似乎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无论是那几步诡异的身法和那一式掌法,宁碧轩从未见过,她可以肯定,小弟的武功绝不是得自宁府任何一个人。   不过,他居然胜了。

  突如其来的喜悦瞬间冲开了萦绕宁碧轩心头的阴霾,她似乎忘却了宁志辕武功的异样,当看到殷正尚垂头丧气避着殷天的目光走下台时,差点没欢呼起来。

  比武招亲就这样毫无结果地结束了?台下所有四家子弟顿时纷纷议论一起,有不甘的,有惋惜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愤怒不满的。

  “既然你们荆州四家无人能娶下这位娇滴滴的美人儿,不妨就让我云中鹤来试试。”

  一声朗笑伴随着一袭白影跨过众人头顶,往擂台中央的宁志辕飞去。   “小弟,小心!”

  宁碧轩心一紧,在那白衣人上台之前,抢先将宁志辕一把拉开。

  “哈哈,美人儿放心,等云某娶了你,这就是我的小舅子,我怎会出手伤他。”   云中鹤摇着纸扇,一脸淫笑地上下打量着宁碧轩。   “放肆!”

  殷天一怒,拍案而起,不过还未等他动手,众人耳边响起一个久违的熟悉声音:“殷叔暂且息怒,有人欺负我宁家子女,自然是有我这个当家的来收拾。”

  除了台下的洪三,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宁回风一步步从台下走上,看他龙行虎步的举步气度和饱满的说话中气,哪里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   “宁贤侄……你……你,你的病……”   殷天更是张嘴无言。

  宁回风上台之后丝毫不理会云中鹤,而是四下拱手道:“今日承蒙诸位叔伯兄弟看得起,来为小女捧场,我宁家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诸位海涵。事毕之后,诸位可在江夏郡中多盘桓几日,有些个朋友宁某已经年余未见,也该好好叙叙旧了。”   “爹!”

  宁碧轩,宁志辕两姐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惊喜,一齐飞跃上来,一左一右拉着宁回风的手,面上早已是泪痕密布。   “老……老爷……”   就连向来稳重的宁福此刻竟也是老泪纵横,哆嗦哽咽。

  “宁庄主,我说这比武招亲还未完,你这女儿还嫁不嫁了,我大老远赶来,可不是看你们来认亲的。”   一旁的云中鹤冷冷提醒道。

  宁回风此刻心情大好,向云中鹤拱手道:“远来是客,此次小女的比武招亲大会已经结束。若是这位朋友有意,大可留下喝杯薄酒再走。”

  云中鹤摇头笑道:“酒哪里不能喝?不过这么美的姑娘我倒还是第一次见着,若是不能娶回家做老婆,实乃人生一憾。”

  宁回风闻言眉头渐拧,淡淡道:“这么说,朋友你是来找茬的了?”

  “我堂堂正正上台打擂,你却说我找茬?哪有你们这样摆擂台的,就算说出去,理也在我这边不是么?”   云中鹤似乎有恃无恐,毫不怯让。   “哼,这擂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打的。”   殷天按捺不住,冷冷喝道。

  “哈哈哈,不单是他,还有我们都想来打打这个擂台。”

  一个洪钟般的声音远远传来,接着擂场之外竟然来了数十个劲装束裹的江湖客。

  擂台下的四家子弟一阵骚乱,不过此刻四家精锐齐聚,他们倒也不至于慌张,只是一脸紧张地看着这群不速之客。

  “殷老头,原来你早早就得了宝贝,还拾掇孙子来打擂娶人家姑娘,莫不是打算取了宝物当聘礼不成么?”

  当殷天看到这群人的时候哦,面色骤变,来的人俱是江湖上有名的角色,方才说话两人,一个是“墙头草”曹一线,另一个是六盘山七大恶中的张二娘。   “张二娘?你说的什么,恕老夫没听明白。”

  虽知来者不善,但此刻四家齐聚,殷天也算是主事之人,很快便冷静下来思索这群人的目的。   “哼,装什么蒜,那索骥图就在这里!”   张二娘身边的许老六晃了晃手中开山斧,恶狠狠骂道。   索骥图?

  这话一出,台下顿时骚乱起来,殷天和林中棠对视一眼,双方脸上俱是骇然。人群中,唯有洪三冷眼看着一切,他身上的药效已过,这群人果然循迹追来。而荆州四家正是他原先计划中的卧底之处,既然躲不过,不如将这趟水搅混了再想办法。

  刚露脸的宁回风乍一听索骥图三个字,也微微愣神,不过很快他就开口说道:“来的俱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朋友,只是诸位为何断定那索骥图就在此地?”

  曹一线冷笑道:“这还用问?殷老头,索骥图最后失踪的地方就是荆州城,这荆州城里除了你殷宁薛林四家之外,还有谁这么大本事取得宝物?再说,现在索骥图再现踪迹,地点就是在这江夏郡里!”   “消息当真?”

  殷天自然知道他们的消息来自哪里,之前,他也正是跟着这个消息与他们一起追到洪三的下落,不过半个月前,这个消息没来由地就断了。而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关心宁碧轩比武招亲的事,这个消息倒是许久没去刻意关注了。   “千真万确!”

  殷天闻言,脸就拉了下来,看来自己这会是着了人家的道了,无论如何,今日无论他怎么解释,这群人怕是难以善罢甘休了。

  “殷叔爷,管他们什么鸟图,敢来荆州城闹事,我四家子弟何曾怕了别人!”

  台下立刻有热血沸腾的弟子大喊起来,这一喊,响应者甚众,光是这赳赳气势,到并不比这群江湖客要差。

  但殷天却心知肚明,若真的动起手来,吃亏的只有自己这边。对方看似人不多,但个个都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就连那名头不是很响的蛮横许老六,一把开山斧也没有几个弟子能挡得住。

  殷天迟疑不决,宁回风抢先开口道:“既然是来找事的,那就好办了。这擂台也有现成的,有哪些个有过节的朋友,不妨上来见个真章。”   “现成的这里就有一个,何必找别人。”

  话音一落,云中鹤手中纸扇划出一道劲气,往宁回风削来。

  宁回风此时不但伤势全复,而且本身修为更是精进一层,这还多亏了洪三的那枚灵丹,见对手攻来,他晃了晃身子就轻松躲过,并且徐徐送出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