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拯救亦是自救
作者:猫咪不乖 更新:2019-10-23

郗楚楚有些茫然,该怎么办?她看着梁行之,该怎么救他们?

陌上若尘这几日也在闭关,他修炼速度简直就跟火箭一般,是郗楚楚都不能比拟的白袍军神。。

郗楚楚的血脉之力也在不断地提升,很快就迈入了宸人之列,只是她并没有太过欣喜,她把梁行之藏在自己洞府内,她尽力而为拯救一下她认识的人,毕竟她没有能力保护所有人。

郗楚楚努力晋升,抵达了宸人血脉之后,她发现修炼的速度果然是急速上扬,外加她借以晋升火焰之力,实力飞速进展。

泫月看见了很满意,多亏他们将她找了回来,这样的实力外加火焰之力的辅佐,她能成为站在顶端的那一列。

他们每一个族人都有自己极限,他的极限就要到了,而郗楚楚看起来前途不可限量,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极限在哪里……

一晃,百年过去,郗楚楚已经是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他们的族人依旧与其他人争斗,并不是压倒性的胜利。

这些年来,纳兰卿玉他们成长得让人惊讶。

这些后起之秀成了他们对立面的强大后援。

郗楚楚从来没有加入战局过,因为泫月还不放心,她的心思泫月也拿捏不准,所以不敢让她出去。

郗楚楚偶尔会把救下的人偷偷送出去,只是都很难,不过她倒是没失手。

这日,泫月过来找她,让她去完成一件事情,她倒是第一次派上用场,其实她自己也摇摆不定,原因都是她没办法回去了……

那些人定然不会放过她,也不会相信她,但是在这里她有没有归属感,无所适从。。

郗楚楚想想还是答应了,毕竟只是镇场子,不需要她亲自动手,他们发现一处灵脉,想要抢在那些人前占为己有,而她就是去震慑那些想与他们抢灵脉的人。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山了,大概很多人都不认识自己了,这一次顺便把不少人偷渡出去,她的血脉之力慢慢地提升,并没有让她感觉到极限,只是她不想急于提升血脉之力,她现在心很乱,静不下来,不适宜提升。

现了身的郗楚楚沉默寡言,陌上若尘还在闭关,已经多少年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没有突破的样子。

她过得好寂寞。

就在郗楚楚发呆地看着天空,却没想到纳兰卿玉居然出现了,他带着的一群人她似乎都觉得很眼熟,她没有闪躲,就这样神色淡漠地瞧着这一行人,心底情绪却也是错综复杂。

“楚楚!”纳兰卿玉再见郗楚楚时,再也不是过去那般亲近的朋友……

“闲杂人等退开!”郗楚楚神色冷冷地开口道。

“这一回怕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纳兰卿玉没有丝毫要留情的意思。

郗楚楚知道她已经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倒也不会因此有什么别的想法,瞧见许久未见的故友,她站起身来,这一次她炼制的灵武终于可以开封了!

手握长剑,郗楚楚身影冷峻地立于山巅,看着从天而降席卷而来的修士们,她长袖一扬,顿时间数以百计的灵武从她袖间飞射而出。。

身为炼器师的郗楚楚才能如此驾驭这么多灵武。

纳兰卿玉毫不畏惧,强势地向郗楚楚逼近。

郗楚楚对付这些人很轻松,她淡然处之,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底,却也没有下毒手,都是逼退他们。

纳兰卿玉也没料想到郗楚楚已经成长如此强大,但是,他不会输给她异界龙心。

郗楚楚回头看向身后的弟子们,对他们催促道:“还没有好么?”

“马上。”其中一位弟子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紧张地回道。

“快。”郗楚楚施展出帝王印,若非如此,怕根本无法拖延住纳兰卿玉。

“好了。”弟子们布下了结界。

郗楚楚向后一步退去,进入了结界之中,淡然地看向纳兰卿玉,温润一笑摆了摆手,随即转身离去,跟纳兰卿玉说道:“好久不见,希望下一次见面,能够坐下来一起说说话。”她带领着弟子们进入了灵脉之中。

郗楚楚为了转移这灵脉也是煞费苦心,泫月就是因为这个才叫她来,炼制一个能够储存灵脉的灵器极为难,也就只有她能够行,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的,聚精会神地将灵脉的灵力封锁进锁灵脉的灵器之中,她现在已经是他们那波人中最具潜力的人,距离迈入完全血脉的宸人已经近在咫尺,只是这分毫之间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逾越。

驾驭灵器的本事郗楚楚早已炉火纯青,只是这灵脉灵力浩荡,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纳入灵气之中,她静默地操控着灵器,凝神屏气。

而一旁泫月派来监视郗楚楚的弟子也放心了不少,毕竟郗楚楚与纳兰卿玉相见并没有起太大的波澜,只是她对纳兰卿玉的态度实在太多暧昧,让他心底直犯嘀咕。

郗楚楚感觉到山道内的震动,灵脉中的灵力已经快被她全然纳入灵气之中,待她将泉眼封锁放置在灵气之中,这项差使也算是完成了。这一次她让弟子们先行撤离,纳兰卿玉他们的攻势凶猛,这一次泫月叮嘱她绝对不能折损太多人,所以她将灵器转交给泫月的手下,自己则在山道之中断后,好让弟子们能够安全带回灵脉。

“郗楚楚!”纳兰卿玉提剑一跃到了郗楚楚的面前,对她质问道,“你投奔了他们?”

“别无选择。”郗楚楚微微后退一步,倒也没有施展兵器,只是在她身后已经树立起了以暗器为机关的结阵,无论谁越过她穿过这结阵,都不可能轻易全身而退,她神色淡然,透着风轻云淡,百年来的历练苦修,把她的性子也给磨平了……

“投降吧。”纳兰卿玉看着已经美得不可方物的郗楚楚,沉声说道,毕竟他还念旧情。

郗楚楚摇了摇头,对纳兰卿玉回道:“不可能。”就在这时,一张传音符打来,她心念一动,这是泫月发来了……泫月让她尽快撤回,东西已经安然送去目的地了。

“抱歉,我要走了。”郗楚楚不想跟纳兰卿玉正面为敌,她浅浅一笑,摆了摆手,“还是之前那句话,希望将来有机会,平心静气地与你说说话。”

“怕是不会让你如意。”纳兰卿玉打定主意要拦住郗楚楚,直接一箭步来到她的面前,而他身后的数人已经施展结阵,为了困住她这样的高手,简陋的阵法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们数人联合施展天地混沌阵,而纳兰卿玉则与郗楚楚周旋拖延时间。

郗楚楚知道现如今的局势对她不利,叹了口气,正准备施展杀招脱困之际,纳兰卿玉却给了她传音入密:“我见到了梁师兄,随我回去,不会伤你。”

“我已无处可去。”郗楚楚叹了口气,施展出帝王印,顿时间山崩地裂,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失去了灵脉的山脉根本经不住自己这一击,所以她迟迟不愿施展,就是怕殃及无辜,只是现如今已经不是迟疑的时候,她一招帝王印落下,也不恋战,旋身一跃落在取出的飞剑之上,瞬间就失去了踪影。

纳兰卿玉顾不得追,护着同来的弟子逃出险境之后,却也再看不到郗楚楚的身影,这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