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预谋
作者:猫咪不乖 更新:2019-10-23

“不必了,这都是纳兰家给你的恩惠,知恩图报,莫忘了纳兰家对你的恩情。”纳兰邱泽没有给自己居功,他欣慰地看着郗楚楚,对她含笑说道,“回去歇息吧,你也乏了,此事我会禀告家主,许家主会面见你。”

“多谢管家。”郗楚楚粲然一笑,那可人的小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让纳兰邱泽看了都觉得赏心悦目。

纳兰邱泽都忍不住感慨,络人家怎么会有如此可人漂亮的女子,又这么有出息,若不是个络人,此生定然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络人之躯的她注定修炼的成就不会太高,没有迈入筑基期她的寿命那么短暂,炼丹术无论精进到什么程度,都算是浪费……

“我回去了。”郗楚楚也不多做逗留,温柔一笑,步调欢快地离去了。

纳兰邱泽则命人把不断吵闹的纳兰卿媚给轰走,他则去与家主纳兰睿圣说一下这件事情。

郗楚楚很疲惫,回去准备躺着歇会,不过她还是强打着精神去找纳兰卿玉。

到了纳兰卿玉的宫殿,郗楚楚让下人去禀告此事,很快就有人让她进了主殿。

就见纳兰卿玉一身松垮的长袍就这样随意地穿着,头发也是随意一绾,搭在肩膀上,整个人懒洋洋的,像是刚睡醒般,他看了眼郗楚楚身上的九品炼丹师的灵犀羽衣,语调淡淡地问道:“你成功了?”

“是的。”郗楚楚点了点头,急切地开口道,“秦大哥他……”

“只是稍作惩戒,无伤大雅。”纳兰卿玉微微皱眉,抬手按捏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角,对郗楚楚说道,“成功了就回去歇着。”

“你怎么了?”郗楚楚大胆地开口询问道。

“旧疾,无碍。”纳兰卿玉不想多说什么,摆了摆手,示意郗楚楚离去。

“是受过伤么?”郗楚楚依旧是缠着询问道。

“……”纳兰卿玉不想理会,轻皱眉头烦躁地摇了摇头。

“我的凝霜火有疗愈之效,你要不要试试看?”郗楚楚想说以后会为陌上若尘疗伤,纳兰卿玉也可以试试看……

“不需要!”纳兰卿玉猛然间站起身来,一挥手把郗楚楚从自己身边推开,他步调有些轻浮地直接向自己的内殿走去,“你以为你是药王界的管三?随心所欲地碰一下就能把人体内的经脉打乱,再召唤极殊火把错乱的经脉重组治疗痊愈?做不到就让开!”

郗楚楚瞧着他身子那摇摇欲坠的模样,也有些担心,犹豫要不要帮一把,但是对方心高气傲估计也不屑于自己给他疗伤,也就作罢了。本想说试试手,看这样子就算了吧,她也累了,去找秦大哥看看,没事就回去休息。

只是没走几步,听到动静就将纳兰卿玉整个人直接就往地上摔去,像是失去知觉一般,她吓了一跳,赶紧冲了上去,一把抱住昏迷不醒的他,瞧着他惨白的脸色,微蹙的眉头,想说喊人来,但是纳兰卿玉这人性子也是怪,自己居住的宫殿侍女、下人都没有,她只能自己抱着这男人把他费劲地扛进了他的寝宫,开门的瞬间那股别样的气息让她愣了愣,明显是药香,看来他估计确然是有什么隐疾。

平日里看不出来,将纳兰卿玉丢到他的床榻上,想说赶紧走别惹事,但是想想还是想试试看。

将凝霜火召唤出来,慢慢地抹去火焰中的煞气,将最柔和的一面留存下来,温暖如旭阳般的火焰渐渐在她手心摊开,居然化作一滩像是水一般的碧色液体,她直接将这液体灌入纳兰卿玉的喉内,随后开始试着查看他体内的情况。

不过一轮流转,郗楚楚大概知道是纳兰卿玉修炼时出了岔子,或者是功法上有问题,伤及了经脉,他又没有重视,还是修炼得太狠。

这种伤是日积月累的,看来他虽然身为宸人,还是特别拼的。

温和的凝霜火舒缓他伤势造成的身体负担,郗楚楚之前曾发现凝霜火的特殊,毕竟陌上若尘点了一下之后她也在琢磨研究,提炼出来这样的火焰能力,这算是第一次上手给人亲自用,效果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证明确实有用。

给纳兰卿玉疗伤了一个时辰,实在是累得很,郗楚楚便撤了自己的凝霜火,体贴地帮他盖好被子,便起身走了。

这一回可是换她头疼了,叹了口气,她晃晃悠悠地往外走去,也没人拦着还算好,晕晕乎乎地到了秦志宇的居所,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结果刚开门就看着秦志宇□□着上半身在那里给自己打水,估计要净身。

瞧见郗楚楚进来了,秦志宇可是高兴,顾不得那么多随便披了件衣服就走上来,结果正想问问她怎么成功的,结果看着丫头没精打采的,也不好多问,扶着她问道:“进屋歇会?”

“你没事吧?”郗楚楚不忘问秦志宇伤情。

“主子生气了,怎么能少得了惩罚,不碍事。”秦志宇笑着抱起郗楚楚,把她抱到院子内的葡萄藤下的藤椅上让她在上面睡会,给她盖上被子他就打水进屋净身去了。

而纳兰卿玉那边其实很早他就清醒了,只是感觉到身上那种轻松舒适自在的感觉,一时间让他有些不习惯,坐起身来,心道这小丫头还真的有些本事,看来自己这旧疾还得需要她……

恢复了精神,纳兰卿玉也是起身去了修炼室,他本就背负太多重担,之前强撑着修炼,不想让父亲失望,只是身体上的负担却越来越重,让他今天一下子无法保持清醒,竟然在郗楚楚面前昏迷过去,虽说近些日子这样的症状偶尔发生,但是他实在是不想在这丫头面前示弱,结果还是颜面全损。哎,身体由不得他……

郗楚楚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被抱进屋内休息的她从被窝内爬了出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钻出被窝就去找秦志宇,看着他在练功室内盘膝打坐修炼,也不打扰他,默默地回了自己的居所。

她也该修炼了,结果在回屋的路上就被拦截了,因为纳兰家要给她换个居住地。

哎,好好的地方还没住多久,又得挪窝了。

郗楚楚感慨间进屋去收拾自己的贴身物件,其他让下人搬走就行了。

来到新居所,郗楚楚发现这里居然离宸人的居住地很近,这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看来她小看了九品炼丹师的威慑力。

新居所是个别致的小楼,看起来清幽雅致,她上了顶楼,站在塔顶悠闲地环顾四周,宸人的居所都有特殊的防护,所以根本不可能看到其中景象,但是府内其他地方,倒是可以一览无遗,这种感觉很好……

而与此同时,纳兰卿玉也站在自己宫殿后院的塔楼上,结果就瞧见郗楚楚满足地在她的新居悠闲地享受人生,真觉得这丫头太懒散了。

过了会,她已经在顶楼看书小憩,日子太悠哉了。

纳兰卿玉准备让人去提点一下郗楚楚,但是想想昨日她对自己所做,感觉可能如果她这些日子跟着自己会更好。

正准备做些什么的纳兰卿玉却瞧见纳兰卿策往郗楚楚的小楼走去,他微微皱眉,自己这个弟弟……

此时的郗楚楚在看陌上若尘给的书卷,研究着其中的玄妙,一再确认该如何做才会隐遁自己所有痕迹,毕竟此事关系极大,她不想露出纰漏,计划得周全,万无一失,这个女人还得活着,证明并非是自己所为,让她找不到证据。

摆在自己面前的难题很多,她需要一个个解决。将这本书熟读记在心头,她将书卷直接用凝霜火烧为灰烬,毕竟她可不想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结果就在书卷化作灰烬的一瞬间,忽然从灰烬内飘出一缕红色的精华,直接钻入她的眉心,她忍不住捂着额头惊呼一声,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纳兰卿策本来还犹豫要不要进去,结果听到郗楚楚那声惊呼,顾不得忌讳,直接御剑直冲向郗楚楚所在的地方,瞧着她受惊一般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忙来到她身侧对她关切地询问道:“楚楚,你怎么了?”

“嗯……”郗楚楚对于身体上这种莫名的感觉让她无法控制四肢和身体,那红色的精华在她体内不断碰撞游走,并非是疼痛但是让她很不自在,全身上下止不住地冒汗,她难耐地将头埋在纳兰卿策的怀内,发出低落的鼻音。

纳兰卿玉远远看到这样一幕,眸子内更是闪烁着一抹怒意,这女人居然在勾引自己的弟弟?!

而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太久,郗楚楚就觉得灵魂出窍一般,整个神魂都轻飘飘地浮了起来,她缓缓地睁开了眼,却瞧见陌上若尘微微含笑看着自己,那清逸俊秀的人影在她眼前晃动着,让她有种奇妙的感觉,渐渐地,陌上若尘走了过来轻抚着她的脸庞对她说道:“我喜欢谨慎细致的人,作为对你的嘉奖,你能真正得到这血脉融合逆转的禁术。”

“我若是没有呢?”郗楚楚微微蹙眉,心底隐隐有些后怕。

“你若是留着这本书去施展这禁术,只会爆体身亡,到时候你的神魂归我所有,我也便能够将你的凝霜火纳为己用,不过,既然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便给你生的机会。”陌上若尘也没想到郗楚楚真的顺着自己心意将书卷内容背下后就付之一炬,他早就在等待接手凝霜火了,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