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千古红楼只一梦,万里沙场留芳魂
作者:目犍连 更新:2019-10-23

“水,快点把水拿过来,快……水……”

“都手脚麻利点……”

“刀……拿刀来……”

我浑浑噩噩的只听见这断断续续的叫喊声,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也许我已经来到了地狱之门,这些声音却都是亡魂的伪装,我手脚无力,一点都动弹不得。

我心里开始伤悲起来,仙子、情怡、乞丐,都是我对不住你们,让你们如此年纪轻轻就命丧他乡,都是我,都是我害了你,我的心里不断的自责起来,什么国仇家恨,什么遗命族规,统统都给我滚开,我要你们回来,我要你们回来……

突然,一张模糊的脸走到了我的身旁,拉住了我的手,只觉得那只手寒冷刺骨。

我奋力的想睁开眼睛,可眼前一个白莎女子坐在我的面前,若隐若现,如此近,却又那么远,我怎么样也看不清白莎后面的那张脸。

白衣女子握着我的手足足片刻之后,就无声无息的走了,这不正是我第一次离开慕家村时,梦到那个白衣仙女吗?她怎么这个时候出现了,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吗?我是不是已经被深埋进雪山之中?

难道她是……

我惊恐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瞬间无数只手将我直直的按倒下去,这些小鬼可真是可恨,我此时却是没有一点自由了吗?这难道就是地狱生活吗?

我的心、我的思维再次模糊起来。

不知道我昏睡了多久。

只觉得不知何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一个人游走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小路上,路上没有一个人影,道路弯弯曲曲的向着前方盘旋而去,而我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这条道路上不断的走着,没有目的,不知去往何处。

雨越下越大,而奇怪的是我身上却干干净净,竟然没有沾到一丝雨水,我四下摸了摸,确实是干的……

这可真是奇怪了,难道我羽化升仙了不成?这雨根本就不能淋湿我?

突然,我猛地一抬头,面前竟然出现了一座石桥,石桥之上有一个小摊棚,摊棚下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摊棚的旗子上写着“孟婆汤”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而此刻,这个老婆婆却冲着微微的笑着。

我喜出望外,一下子走了过去急忙问道:“老婆婆,这是何地?”

“奈何桥!”老婆婆依旧微笑的对我说道。

“什么……”我惊讶的叫道。

“难道我真的死了吗?”

“难道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难道我……”

无数个问题一下子快将我的脑袋挤破。

“年轻人,喝了这碗汤,你就会脱离苦海,远离人世间的烦恼,去向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了!”老婆婆笑呵呵的说道。

我向着老婆的所指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时,在我面前已经出现了一碗汤,这汤碗古朴至极,汤水浑浊不堪,看着都难以下咽。

“喝了它就会忘了以前所有的事情吗?”我傻傻的问道。

“是的,快喝……喝了一切就好了,你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老婆婆依旧的微笑着。

此刻,我木讷的端起这个汤碗,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我将汤碗端到我的嘴边,就像是谁在背后催促着我一般。

老婆婆此刻脸上的微笑慢慢的变成了诡异的笑容。

“啪……”

我猛然清醒起来,一下子将汤碗摔倒了地上。

“我不喝!”

我大声的说道。

老婆婆见状,瞬间脸色大变,而后化作一只黝黑的狸猫,还有那霜蓝幽幽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我见状心里一惊,扭头就要跑走,谁知脚下却被什么东西拽住,微丝不动。

那只狸猫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我不喝,我不喝,我不想离开情怡妹妹,我不想离开父亲,我不想离开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我疯狂的冲着狸猫大喊着。

而那只狸猫的瞳孔却无限的放大,瞬间已经将我包围起来。

我胡乱的挣扎着、挣扎着、挣扎着……

突然一种剧痛从脑里传来,我的眼睛慢慢的闪进了些许光芒。

片刻之后,我终于睁开了双眼,只见一只药碗摔在地上,药汤溅了一地,一只巨大的狸猫静静的站在柜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屋中已经是站满了人。

父亲、吴叔、情怡都在!

而我躺在一个人的怀里,我奋力的扭过头看向他。

一双慈祥的眼睛正对着我微微笑着,手中的那根银针还不停的滴着献血。

“好小子,你总算醒来了,要不然老夫我一声的名声可要砸在你的手上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和我共度童年的老翁。

“老……翁……你……”

我艰难的一个一个字吐了出来。

“别说话,别说话,你现在你最主要的事要保存体力!”

说着说着,老翁就用手堵上了我的嘴,不让我在继续说下去。

“情怡,你过来照顾这小子吧!他现在估计最需要你了!”老翁笑呵呵的对着情怡妹妹说道。

情怡妹妹早已按耐不住,冲过来从老翁手中接过了我。

“都走吧,既然醒来了那就没事了,咱们应该把时间留给年轻人!”老翁催促着就把刚要和我说话的父亲和吴叔带出了房间。

这些人刚一离开,情怡妹妹两股眼泪就禁不住的流了下来,滴在我的脸上,灼热、兴奋、激动的情感全在那一滴眼泪中透视出来。

我奋力的靠近了情怡的手,然后紧紧的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正是因为这只手,我才支撑着活到了现在,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这只手。

看着情怡的笑容,我再次昏睡了过去。

恍惚间,十多天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在老翁的调理和情怡妹妹的悉心照料下,我的伤势慢慢的恢复了起来,这几天手脚也都能动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那一缕阳光射进屋中,突然我萌生了一种走出去看看的念头。

于是,我试了一下,勉强可以独自下地,于是我慢慢的起身,慢慢的穿好鞋子,然后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移到了门口。

当我打开门的瞬间,好大一片荷花池映入了我的眼帘,绿油油一片之中,点缀着些许绯红待放的花朵,看的我心情澎湃。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我再次感受到了活着的重要性,很多人为了活着却付出了更为惨重的代价。

池塘的边上有一个亭子,我一点一点的移了过去,靠在了亭子边上的栏杆上。

看着满满一池铮铮向荣的生命,我的心再次沉落了下来。

我是怎么离开那祁连雪山的?

这个问题自从我醒来之后一直在我心中萦绕,可我却极力的不愿去回忆,因为记忆中,仙子离开了、乞丐离开了,也许我的潜意识里根本就不希望这两个最亲的人离开我,所以我极力的逃避着事实。

可是,眼前的阳光、湖水、荷叶,每一次在风的悸动下都牵动着我的心,是时候我去该面对着一切了。

“天成哥……”

不知何时,情怡妹妹却已经站到了我的身后,这时突然向我叫道。

我转过头去,情怡妹妹面带微笑,欣慰的看着病怏怏的我。

“情怡,是时候给我说说事情的真相了!”我看着情怡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你迟早一天会这么问的,我一直没说,是希望不要因此再恶化你的病情,现在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情怡也是认真的说道。

我重重的点点头。

“仙子姑娘确实已经走了,当时鬼道子那一剑直中要害,没过多久便离开了我们,而鬼道子也是你看着被那火麒麟咬成两半的!”情怡说道。

我点点头,事实证明,仙子终究还是离我而去,残留在我脑海中的记忆却是真实的!

若不是仙子,死的那个人就应该是我,是我亏欠这个姑娘太多太多,从我和仙子认识到走到最后,都是这个坚强的姑娘一次次的在我背后为我赴汤蹈火,而我却还总是伤了她的心,仙子就连一丁点报答的机会都没有了……

希望她在天上的那个地方,把我彻底忘却,继续过着他们那无拘无束的生活,我想着想着对着天空长长的叹了一声。

“我们是怎么离开那雪山的?”停了片刻之后,我继续问道。

“也许……也许这说起来是有点神奇,但是这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情怡认真的回答着我的问题。

当时,你我都身受重伤,移动起来都非常困难,我看着你,你看着我,都已经绝望了!如此过了一天一夜,我们都虚弱的倒在地上,可就是那天夜里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午夜时分,我残存的模糊记忆中,你手中抱着的那个九五圣鼎,突然微微发亮,不一会儿突然从神鼎之中窜出一条青龙,青龙在我们上空盘旋了好一阵子,这才注意到我们。只见青龙对着我们呼了一口气,然后用双爪抓起我们,径直飞出了墓穴。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在敦煌附近的一个村庄中,当地的村民救起了我们。

可是眼看着我们命在旦夕,他们却都束手无策,恰巧此时,一个走方的郎中来到村中,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个郎中竟然就是我们慕家村后山的老翁。

正因为有了老翁,你我的性命才得以保住,然后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当情怡说出这些的时候,我惊得目瞪口呆,我们竟然是被传说中的龙救出来的,这未免太有些匪夷所思了吧?我怎么都不愿相信是这个事实,可是看着情怡妹妹一脸严肃的表情,我的心里又一次陷入了左右疑惑之中。

不管了,只要我们还活着,不管怎么样都是好的,相比那些死去的人来说,我们已经算很幸运的了,就不要在乎一些事情了。

“我们现在何处?”我再次问情怡道。

“红楼,伯父在敦煌买的一处院落!”情怡答道。

我点点头,突然一个巨大的疑问涌到了我的脑海里。

“那乞……丐……呢?”我战战兢兢的问道。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情怡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我的心差点跌倒谷底。

如果按鬼道子所言,乞丐是被困在守龙村中的之内,然后鬼道子化装成乞丐的模样一直跟随我们来到陵墓之中,最后关键时刻杀死仙子露出真容,那么乞丐很有可能就被在守龙村中。

蛇穴!对,是被关在守龙村的蛇穴之中,我的心猛然恐惧起来。

“他……他……”

情怡妹妹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