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罪妻
作者:蓝艾草 更新:2019-10-23

161

翌年六月,书香生了一个大胖儿子,绿荫遮窗,从北漠运过来的葡萄树长势喜人,堪堪将她窗前爬成一道绿墙,儿子便暂叫青哥儿。

国丧早除,郭家二妞子出嫁的时候,书香正在坐月子,除了托裴东明带些添妆的东西,真人实在不能亲自到贺。

雁儿与罗桃依早在三月间便各生一子,赵老抠竟然不肯在响水酒楼摆满月酒,只肯在家里请了相熟的几家人去吃酒。

他如今不比往日,在这城内认识的人家极多,又掌管着几家店铺掌柜伙计的工钱,外面生意场上也认识不少人,却还是不肯铺排大办,众人只笑他得了儿子还是一般的抠,他却摩挲着说话已经十分流利的赵小妞子的小脑袋保证:“谁管他闺女小子,只要生的比妞子晚的,满月酒一律不能超过妞子的规格。”也不知道是省钱还是疼女儿。

赵小妞子如今玩的正到兴头上,贺黑子将贺城也带了来,外加欢欢与郭胜这俩个开始摇摇摆摆开步跑的小鬼头,还有大妞子的儿子李俊,一帮小萝卜头由一群奶娘丫环看着,在赵家院子里玩的不亦乐乎,间或你打哭了她,或者她抓了你的脸……引的围观众人大笑不止。

书香当时亦在场,因此生下青哥儿以后,与夫婿数次商量,便要效仿赵老抠。

但东记如今声势愈发壮大,慈安堂帐目清明,各店铺赚的也不少,还有许多生意场上来往的客户朋友,东明很是想俭办,奈何还未满月,贺礼便收了一屋子,连上上个月来的连存也拈着胡子出主意:“要不……满月酒不摆也行,索性在慈安堂布施三日吧,邀请那些人去慈安堂亲手施粥施米?”

连存自归稳乡间,安闲度日,但架不住书香自怀了青哥儿以后,月月一封信的恳求,只得带着僮儿重回响水。

书香抬着大肚子热情的将连存迎到了家里,住进了苏阿妈当初住过的院子,顺便把皮猴子欢欢跟各店的帐目一起送了过去。

连存:……闺女你到底是想我了还是想使唤我了?

书香揪着眼睛骨碌碌转的欢欢扔到了连存怀里,招呼了秋芷兰萱上茶端果子,抚摸着沉重的肚子长呼一口气,“女儿都累成了这般样子,没道理让义父躲在乡间偷懒。”

连存“……”

比起赵老抠与书香,让一个习惯了与敌人玩合纵联横的军师来管理几家店面的帐目,委实有些大材小用了。不过没几日,连存就找到了第二职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教育工作者。

说起来,这是慈安堂的缺漏之处,就算替失父孤儿提供了庇护之所,遮雨之地,但这些孩子大多乏人管教,又过早感受了世态炎凉,性格多少有些偏激,实在是需要一位睿智宽容的长者来悉心教导。

不巧连存正合适。

他在三天之内参观完了城外的万亩良田,城内的千家商肆,切身感受到了这座曾经满目疮痍的古城翻天覆地的新变化,也兴致勃勃的表示闲了这几年,再不找点活干,这把老骨头就真的要闲散架了。

作为一个上任两月有余的教书先生,他提的这个建议虽然有几分私心在里面,到底是个非常不错的主意,东明当即采纳。

于是青哥儿的满月宴变成了慈善日,响水城有名的大商家,包括大夏及北漠各地赶来的大商家都挽起了袖子施粥施米,顺便表现亲和的一面。

和气生财。

大商家受邀前来,小商家也纷纷效仿,一时出现施粥者与被施者几乎持平的现象,在响水引为美谈。

事后连存一盘帐,对响水商家的慈悲心肠有了切身而直观的感受,捋着胡子大叹:“善哉善哉!”据说他归隐之后整日与名士厮混就算了,居然还爱跟寺庙里的和尚来往,急得家中兄弟皆以为他有出家之意。

不肯成亲也就算了,等他百年之后,子侄辈倒可以过继一个,可是真要出家,那就大大不好了。

是以家中诸人听闻他要再返响水,直恨不得敲锣打鼓欢送他——还有远游的心劲,就说明还留恋红尘,尚无出家之念。

连存当了慈安堂的先生,既管帐又替孤儿开蒙,顺便将欢欢也带到了慈安堂学识字,书香心道:这就是古代的幼儿园了吧?只是欢欢这开蒙也太早了些。

连存笑咪咪:“反正早晚总要开蒙的。”

于是尚不能流利表达自身意愿的欢欢便被揪到了慈安堂去被迫开蒙,认识的一干师兄师姐们一概可将她轻易抱起来或者揉脸捏耳朵各种抚摸,日子苦不堪言。

欢欢在师兄师姊这种强烈的“爱意”之下,对连存又怨恨又敬畏。

一方面她小小的心里已经明白娘亲早已经不能拯救自己于水火,另一个方面又对一个眼神便可令聒噪‘面目可憎’的师兄师姊们安静规矩下来的连存充满了敬畏之意,这使得无法无天的裴小猴子唯有在连存面前才少见的规矩了起来。

连存对欢欢这种幼童复杂微妙的心情完全不能感同身受,他原本不过是看着小丫头可爱,书香又挺个大肚子,找个名目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好好亲近亲近的意思,哪知道弄巧反拙,小丫头在他面前却少见的老成持重了起来,那种顽皮劲儿忽尔没有了。

引得连存数次反省自身,有无对小猴子严厉,最后觉得……他对小猴子一向慈爱有加,学堂里打手板,通常总是别人挨板子欢欢看热闹……

——向来睿智的连大军师忘了,这世上有一种威慑人心的刑法叫杀鸡儆猴。

七月里,呼延赞带着商队前来响水收粮,顺便带来了苏阿爸与苏阿妈给书香一家的礼物,特别是给欢欢的小玩意儿,整整拉了一大车。其余的还有给书香的各种首饰宝石胭脂香料,北漠的各种皮裘等物,件件都是值钱货,简直可以开个铺子做生意了。

北漠如今虽属于大夏的蕃属国,到底苏阿爸仍是北漠的王子,当年王府仍在,属地部众亦在。当今北漠王族凋零,曾经的北漠可汗,如今的北漠王感念幼弟当初处境艰难都不曾想过夺权,兄弟分离这许久,经过战败臣服敌国之事,总算将生死荣辱看的淡了太多,遂将苏阿爸王府属地部众尽数还了他们夫妇。

呼延赞迎回姑姑,兄妹违暌久矣,抱头痛哭之余,旧日被大夏军打劫扫荡一空的王府从里到外的修葺便被呼延一族包了,等到苏阿爸夫妇重新往进王府,才发现不但府中所有布置皆是崭新,连带着库房里也堆的满满,各国搜罗来的珍宝香料药材摆件古玩等码放的无处下脚。

呼延赞的阿爸,呼延老爷子对此事的解释是,这些东西乃是呼延老老爷子留给爱女的嫁妆,还有众位哥哥给她准备的嫁礼。

——虽然这些礼物送的迟了几十年,但总算在有生之年送到了她手上。

呼延赞讲起这一切眼里有着欣慰的泪水。

在小姑姑夫妇到达北漠王庭的三个月之后,他阿爸含笑而逝。

相对于大夏人的守丧风俗,北漠人更为洒脱自由,全无这些礼节。哀由心生,真正的悲伤怀念是个体的,隐秘的,深埋心底默默凭吊的。

呼延赞以右手捂着心口,躬身向着书香夫妇致谢:“阿爸说,一定要我感谢你们,让小姑姑感受到了天伦之乐,有儿有女有孙。小姑姑在大夏几年,过的十分愉快。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兄弟!”

慌的东明与书香立时还礼不迭:“阿爸阿妈救了我的命,在我们大夏,等同于再生父母……”东明颇有几分不好意思道。

于是欢欢便多了一名伯伯。

这个伯伯最显着的特点是钱多。

他在宣布成为东明的兄弟之后的那个早上,招呼手底下的护卫将自己的行礼扛到了东明家,坚决不再住到客栈,而是要住到‘自家兄弟’家里。

这位不见外的大伯住进来之后,欢欢忽然之间就格外幸福了起来。

娘亲不让吃的不让玩的违禁品便被源源不断的偷渡了进来,更多添了许多新鲜小玩意儿,这引得很长一段时间,欢欢放学之后,总喜欢一头往呼延大伯住的客院里钻。

待到九月份,呼延赞准备回北漠的时候暗示自家兄弟:“大哥家里的幼子今年五岁了,可上马拉小弓,算帐做生意,气性又好……”

书香与东明不明所以,只盛赞:“不亏是大哥家的儿子,就是聪明。”

呼延赞本来少见的学了一回南夏人的含蓄婉约,哪知道这两人完全不明白自己话中含义,当下心里发急:“这样子的孩子,东明与弟妹难道不想招为女婿?”

书香与东明:“……”

欢欢还有一月才满两周岁吧?

呼延大哥您到底是有多恨娶啊?

呼延赞怏怏而回,不过多了个有钱的大哥,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东明的生意在这位大哥的扶持之下蒸蒸日上,十一月份,改为东记的原裴记又开了钱庄,连慈安堂的学堂也请了好几位先生,对外开放,可容穷苦人家的孩子前来附学。

连存索性另择校址,逼着东明砸银子建校,正正经经的办起了书院。

响水史上的第一座书院诞生,名为香山书院。

不同于别地的书院,皆以读书为要,香山书院不拘男女皆收,教习的课程除了科考六艺,还有各种生存技能,比如刺绣裁剪,医马相马,拨珠算帐,打铁造屋,引水种田……市井百业皆有,请来的皆是城内各个行业的佼佼者,旨在让学生们了解世情百态,生计艰辛,又依兴趣而选择将来的人生道路。

有从京城过来的那些富贵人家,听闻响水如今繁华,慕名而来,结果听闻香山书院这般办学的法子,顿时嗤之以鼻,“这般乱七八糟的书院,真是让方家笑掉大牙,恐怕几十年也教不出一个秀才来……”

哪里知道二十年后,香山书院却以教出一批批踏实勤奋而又知世情百态的学子而扬名天下。

不同于其他书院的学子殿试之后分派各处为官,对政务及百姓皆有预估不到的许多疏漏之处,香山书院的学子当官之后,却以爱民亲民,为民请命为宗旨,清政廉明,往大夏沉闷的官场注入了一股新清的风。

其中尤以铁良与白敏最为出名,两者皆是出了名的爱民如子,从小小县令一步步爬了上去,此后几十年,声望渐盛。

此是后话。

彼时的连存办书院,并不曾想过几十年后桑榆晚景,垂垂老矣之时,桃李满天下。

他所想的,不过是给响水烈属孤儿及穷苦人家的孩子教会一技之长,指引一条通往幸福生活的小路,能够引领着他们走向憧憬的未来,又或者有读书天赋的孩子创造条件,不致被埋没。

他种下无数颗种子的时候,实不曾想到过,会收获许许多多的良材。

世间许多事情,往往总在不经意之间改变,也往往是在不经意间,改变一个人原来的面目。

十一月初,响水下了厚厚一场雪,燕檀娶亲的前半个月,新娘子已经由长兄长嫂送嫁,到达响水的那个早晨,军中许多将领前往城门口去瞧热闹——并非是瞧马车里端坐着的新娘子,而是去瞧新娘子的兄长左迁——贺黑子家中却发生了一件算不上好的事情。

早晨天刚亮,贺父起床的时候发现贺母中了邪,嘴角歪斜,流着口水,全身僵硬,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

众所周知,莲香是个极为孝顺婆婆的媳妇,无论贺老太如何苛待她,她总是微笑以对,面不改色的吩咐厨房给老太太张罗吃食。

连梅姨娘与生了一个庶子的青姨娘被贺老太无故为难苛责之后,也不禁满腹怨气,恨不得贺老太早死,偏偏莲香这般待贺老太,引得两个姨娘私下抱怨莲香“懦弱的连骨头都没有了……”之语。

得到丫环来报,莲香亲自前往婆婆房里侍疾,贺老爹从胖的躺在那里就是一大摊肥肉的贺老太怀里摸出家中各处钥匙,交到了莲香手上。

“你娘如今这身子,管家这事是做不了了,以后就交给你了。”

莲香垂泪以对:“都是儿媳无能不孝,才累倒了娘……”伸手过去,紧紧的攥住了那一大串钥匙。

贺父如今虽然寡言,但这儿媳平日如何恭敬孝顺,尽心尽力侍候婆婆,他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当下安慰了莲香几句,看着她指定了几个专侍候贺老太的得力婆子——贺母那一身肥肉,非膀大腰圆的婆子不能胜任。

古大夫与欧阳大夫很快便被请了来,二人折腾了一番,施针开药,总不见贺老太清醒过来,说半句话,开了个太平方子,摇着头走了,只道老太太年纪大了,还是以静养为宜。

等到莲香回到房里,点兵派将,重新安排内务,连青姨娘与梅姨娘也匆忙前来点卯侍候,不敢稍有懈怠,端茶倒水,端点心递果子,无不战战兢兢。

当初太轻看了这位懦弱的夫人,没想到她今日掌权,竟然这般的雷厉风行……连老太太平日宠信的丫环婆子都立即撤坏,罪名是她们照顾不力,累得老太太生了重病……

无人之时,莲香忽然悲从中来,伏床大哭,气噎难言。

她犹记得很久以前,书香被调到林大少的书房里,与她同住一屋,偶尔仅有的一次谈起林老太太的饮食,颇有几分忧虑,言道林老太太这般年纪的人,要多素少荤,切忌大鱼大肉长期久食不加节制,否则太过肥胖,最易患病,卧床都是轻的……

床上的细软锦罗紧挨着她的脸,丝质柔软轻滑,如今她也穿绫着缎,夫荣妻贵,可是日子反倒失去去了当初的味道……可是无论如何,这日子还是要过,她的保养的纤白柔嫩的一双手,久已不拈针引线,只合在这样的深深庭院里度日,最好的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握在手里……

很快,房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她听得那熟悉的脚步声,哀泣声又重了些,浑似没听到动静,紧跟着便有人进了来,粗声粗气道:“娘子……”

莲香爬了起来,一脸泪水往男人怀里扑了过去:“相公……娘……娘可怎么办才好啊?”那一脸凄绝伤心,竟然比男人还要担心十分。

男人本来就为母伤心,万没料到自家媳妇比他还要伤心,当下将她搂在怀里放柔了声音安慰了起来——自青姨娘与梅姨娘各有了孩儿以后,妇人孩子的牵绊对他来说,到底越来越来,不及独一份儿来的甜蜜。

夫妻数年,这两年间,竟然不知不觉间疏远了许多。

只有这次老母生病,他才突然发现,这妻还是原来的妻,温婉贞顺,忧他所忧,比不得妾室的私心谋划。

他才从老娘房里出来,此刻刻意柔声细语安慰了妻子许久,无奈燕檀娶亲,军中多少事情全推到了他头上,也只得去了。

只有莲香知道,她这般泪流满面,不过是为着自己过去的辛苦而自悲,为已经到来的好日子喜极而泣……她怎么可能为了贺母流一滴眼泪。

有些人家,婆媳就是宿世的仇敌,不死不休。

她与贺母,便是这样的。

十一月十六,响水驻军将领燕檀娶亲,举城欢庆。

响水驻军虽然不干涉地方政务,但驻军将领娶亲,所需酒水肉食菜蔬,足教那些闻风而来的商贩紧盯着将军府的管家不放。

新人婚后便要入住将军府,早在两个月前,燕檀便将这一摊子全交到了书香手上,连同库房银钱钥匙。

书香如今带着个奶娃娃,虽然丫环婆子奶娘无时无刻不在身边,但自忖左家大小姐乃是世家贵女,索性请了罗夫人前来参详。

罗夫人如今正属日子难熬,听闻罗桃依要带着儿子夫婿前来送嫁,母女数年未见,偏一时半刻人还未至,整日神思不属,连罗四海也笑她:“夫人莫不是得了相思病?”被罗夫人狠狠在肩上捶了两下,大发娇嗔:“是相思病,想你闺女的相思病!”

引得罗四海大乐。

书香带着儿子奶娘,丫环婆子与罗夫人索性在将军府里住下来,每日里到处去察看,安排规置打理将军府。

一个是要见新过门的弟妇,务求不教新妇轻看,另一个说起来内亲,听说罗桃依嫁进左家,婆媳相处起来,左翎没少暗示提点凡事懵懂的罗桃依,投桃报李,罗夫人布置起这院子来也是真正费尽了心思。

等到罗桃依带着儿子到达响水,安顿好新娘子之后,亲去拜见亲娘,母女两个抱头亲热,泪花四溅。

罗夫人打量女儿气色,虽一路长途跋涉,可是面色红润,气色极佳,连十一个多月的左琛也是个精力旺盛的小胖子,不见半点疲色,紧揪着罗夫人卧房里的玉石龙龟摆件不放,偏那摆件又重,小胖子吭哧吭哧半天搬不动,他也不见气馁,一张酷肖罗桃依的小脸蛋写满了不服输,一时里惹笑了一屋子的丫环婆婆。

回头罗夫人提起将军府的布置,道她熟知新妇性子,不如由她去将军府过过眼。

罗桃依跟着罗夫人与书香在将军府转了一圈,回头不依不饶:“我这般看着,娘疼小姑竟然还比疼我更甚,这宅子要是给我住多好,这般的可心可意。”

书香与罗夫人始放下心来。

罗桃依这里陪着罗夫人与书香忙乎,左迁那里早被一帮老兄弟们挟裹而去,整日喝酒蹓马,登山拜庙,在马场拉弓比武,一时里引的从军中退出来的各人也跑来凑热闹,日子过的飞快。

十六日一大清早,将军府这边便开始准备席面,连整条街都预备着大摆流水宴,一时响水城中各酒家的厨子皆被请去了将军府忙乎,城内有头有脸的都被请了去。

下午时分,新娘子坐着花轿,一路吹吹打打绕城内而行,往将军府而去,十里红妆映红了响水无数大姑娘小媳妇的脸,引来无数艳羡。

惜红馆内,新上位的惜红姑娘对如今容颜惨老的原头牌,如今的玉娘冷嘲热讽:“就你这样的姿容,连这位燕将军夫人的洗脚婢都没有资格当……”

说者不过是无心之语,成心刻薄,可是听者心内却如针锥,泣血不止。

如今谁还记得,她也曾做过燕夫人……

时事反覆无常,如今的大摆宴席,十里红妆,她梦中连想也不敢想……

将军府内,红烛高照,贺客盈门,觥筹交错,燕檀醉的几乎不知今夕何夕,被一众兄弟笑着抬到了卧室里,哄笑而散。

直等房里静了下来,他才睁开醉眼,嘟囔着:“……这帮没义气的家伙们!”从床上爬了起来,喝了杯热茶,轻轻揭起了新娘的盖头……

红烛之下,新娘子面色沉静,强忍着羞意抬起头来,目光明亮澄澈,柔柔低唤:“夫君……”

他伸臂将面前女子揽进了怀里,带着几分醉意深深吻了下去……

软玉温香在怀,清醒太过,糊涂最好,就这样过下去吧。

他心中如是想。

内宅主事的书香将一应事物交了给秋芷兰萱,教她们候到明早新人起床,便将府中一应事务交待给燕夫人再回返,她自己则携了小丫环的手,晕头晕脑从后院的小门慢慢踱了出来。

方才与罗夫人小酌了几杯,庆贺新人进门,这遭辛苦总算到头,二人皆有了几分薄醉。罗夫人尚与罗桃依在客房里暂歇,余应事务全有罗桃依这位娘家嫂子主理,她挂念家中欢欢与青哥儿,率先往回走。

将军府的小门面对着一条幽静的巷子,与前街热闹的流水宴席不同,这条小巷子里几乎没人……但月影之下,十步开外,伫立良久嘴角带笑的青年伸出双臂来,书香朝后看去,小丫头识趣的后退了数步,侧过头去假作不见,她索性撩起了裙摆飞奔而去,一头扎进了青年怀里,双臂吊在了他颈上呻吟:“哎哟累死我了……你要背我回去……”

那个人轻笑着应声好,在她面上偷得一点香,转过身以标准的蹲马步的姿态背对着她,她慢慢腾腾爬了上去,将脑袋放在他宽阔的背上,在轻轻摇动的温暖男子背上,放心睡去,好梦正酣。

月华正好,远处街面上飘来流水宴席的香味,她在临睡去的那刻,心中模模糊糊想到几个字:人间味道,恩爱到老。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正文终于全部完结。

打下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不无感慨。

起初写这个故事,只是想写个温暖的平淡如水的故事,旨在写小人物的命运,小人物的悲喜,小人物的生活……一路写来,故事人物都有了自己的性格,有了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不由得我了,作为作者,我反倒成了一个看客,只忠实记录这故事。

来jj写文这三年间,前面的几本都是围绕女主角的爱恨情仇来写,只有这本书,我的初衷只是想写底层的小人物的生活,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人的生活剪影,一群人的命运叵测,这是一本群体肖象画,只可惜笔力有限,迄今仍有憾事,好多地方写的并不尽如人意,但我仍深深喜爱我笔下的这些人物,可爱的温暖的温柔的粗暴的……

人性的温暖,人性的光辉,底层小人物许多让我感动的地方仍是我最热衷于写的部分。这世上或许黑暗多过光明,可是当我的眼睛长久的注视着光明的时候,也许会慢慢忽略黑暗的地方,活着,总要怀抱快乐,怀抱温暖,这样哪怕独行,也会带着一身的孤勇上路……

感慨太多,一时发不完,索性打住,说说接下来的计划。

这本书还有几章番外,对于着急看到结局的筒子来说,此文已经完结,番外只是大家点单,我对此故事完结的一点执念而已,总觉得故事已经完结,书中人物的生活还在继续,再撷点滴,以酬大家深爱,谢谢大家对我一直以来的包容体谅,我非常感激你们,也谢谢大家对我生活家人的关心,作为一个独自带小魔怪……而魔怪爸爸常年在外出差的妈妈,要突破小魔怪的种种阻挠请求安静坐在电脑前写文,真有几分辛苦呢。

好在小魔怪上学了,对于已经远离学校远离考试的某草来说,要大喊一声:开学万岁!

哈哈哈哈,在校的妹纸们辛苦乃们了!